随笔·一路诗一路词

来源:Vic.Wang 时间:2016/03/03

为什么喜欢诗词呢,那些字字句句中总有那么几句触动心弦,让我感同身受,身处这红尘,总免不了物是人非,人物易换,有时候来几句契合心境的词句是多么的应景。

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诗词的,我也不知道。念书那会,还从图书馆借诗抄看,看完了抄下来,抄了厚厚的好几大本子,一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全是字。

很早就开始写诗了,初中尚未毕业,就写了好几首,最初写诗的时候未曾像现在这般信手拈来,看着古人的佳作仿写,现在回头去看,仿的真不咋滴。

        「浮云跃山峰,白气窜草丛。」
        

这是我写的第一首诗吧,某节自然课上写的,刚好下过雨,窗外的大雷山脉,云腾雾起,整座山峰都隐没在浓雾之中,偶尔露出些许青色。

有段时间看了许多史学,也写了不少以史为鉴、凭史吊怀的诗作,也写过长篇幅的诗,之后就没尝试过了,大学之后就不曾系统的看过史学,现有的一点底子都是中学时代积累下来的,要想再系统的看,要若干年后了。

写的第一首词是仿子瞻的《江城子·记梦》,写的自然是你,只是当时并不知道爱上你了吧。

        「身已长,日渐长。」
        

直到毕业后,才知道你当时在工商,原来我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近。后来的那些年也陆续的写了些,通通归为了「素雪词」,素是你,雪也是你,都是你。默默喜欢了你那么多年,是继续还是放弃?

大学那段时间,沉迷了游戏,在游戏中认识了她,为她也写过不少词,在我所写的诗词中,艳雨词无疑是最好的,只因当年动了心,用了情。用心自然动人,用情必然至深,那段时间写的词,读来自有一翻不一样的味道。

虽然在离开大外后,就没在提过相关的词作,让其静静的烂在硬盘的某个扇区,但不可否认,那些封尘的词句是富有感染力的,这种境地恐怕是写不出了。

也写过不少关于《昆仑》的诗词,昆仑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武侠,喜欢梁萧,喜欢莺莺,喜欢晓霜也喜欢阿雪。昆仑系里面写的最好的是莺莺的一首浪淘沙吧。

        浪淘沙·记莺莺

        初逢垂杨边,绿影翩跹。勾栏对酒与谁言?
        姑苏城外心暗许,三章成约。

        朝云折柳别,此去经年。胭脂一去山海绝。
        负尽韶华天山老,君心可见?
        

昆仑满足了我对江湖的向往,对相濡以沫的孜孜追求,对谐之道的不懈追寻,以算术入武侠,有别于金古温黄,远超沧椴步方时。喜欢那个敢爱敢恨的女子,爱的深,恨的沉,走的决绝,一抹绿意,三世望穿,绝世的风华,终老天山。

现在写的最多的是山水诗,无关于情,无关于心,也确实越写越好,虽然平仄格律之类的还是无视,跟07年、08年写的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了,心境不同,情感无从,唯寄山水之间,风光之外。

这些诗词有一个统一的名称,「子明词」,为什么叫这个名?早年给自己定的字号就是子明,仅此而已啦。

NLX 2016.3.3 一路诗一路词。